Lucky Strike  
希望能做大家的坏朋友!v(^_^v)♪

堕落天使[林诚司|矢野元晴]01

/Out of character

/Alternative Universe

/<Fallen Angels>


01.


林不喜欢枪,可他整天净干与枪有关的活。正如你所想的,他是一个杀手。


他有两把枪,一把M1911,是平时习惯用的一把。另一把是老式的左轮手枪,是他的partner送他的礼物。他没有用过一次左轮手枪,但是每日都拿出来看看,再装回去,放到衣柜的最里面。


M1911是林工作时的惯用枪支.接完排档的任务后,他就会仔仔细细清洁一遍他的M1911。清洁手枪就如他每日给自己做一碗荞麦拉面一样的熟悉而日常的事情。他会挑起一边的眉毛一脸嘲讽告诉你,他是怎么用最快的动作拆开他的m1911,用放在书桌第二个抽屉里他惯用的黄色刷子清洁枪管上的火药残渣和油污,细细的拭擦,直到枪管能反射出凌冽的冷光。要温柔的用洁白的无绒布反复的包裹住枪身,再小心的上枪油、润滑油,干净利落的将散乱的零件装好之后,还要认真的把枪身擦得如乌鸦身上的羽毛才可罢休。他把枪放在床头柜未上锁的第一格。


林爱惜他的M1911,每次出任务的时候他都会把M1911揣在自己的口袋里,感受着枪身隔着布料与皮肤的摩擦,这让他觉得安心。他喜欢揣着枪在街上到处溜达,穿过留着一条小辫子男人开的洗发店,憋着笑看店里高中生模样的男孩把自己头发剪成奇怪的样子。也喜欢坐在他最爱去的那家烤肉店,只点一罐啤酒,透过透明的玻璃看着来来往往的过客。M1911在他的身边如最熟悉的老友一般无言的陪伴,这让他觉得温暖。只有到最后一刻无可奈何拔出枪射向那些与他毫不相关的胸膛里时,他才会有如灵魂抽出体外一样不受控制的杀戮。触及他视线范围以内的人都得接受那渺茫无寻的枪声,林是害怕死人的,所以他把头发留得很长,怕目光触及他们的眼睛。


事后,林总会拿出M1911跟他道歉;对不起啊,枪。我们原可以不杀人的。他已经学会不再沮丧太久。他轻轻拍着枪身,安慰的说:工作是为了生计。他如哄着幼婴一般温柔的在摇椅上摇晃着自己身体,刻意而仔细的把枪搂在怀里,那神情犹如在深海中沉浮的遇难者抓住了唯一的木板,执意隐藏的痛苦和求生的欲望扭曲的杂糅在他的脸上,沉沉的陷入到深不见底的梦境中去。


作为一个杀手,林是不可以有朋友的。他只有一个拍档,因为林很怕麻烦,所以他的拍档负责除了“现场工作”以外的所有事宜。由于不能被外界知道他们俩的身份,所以林与拍档很少见面。


每次想起拍档的时候,脑海里都会出现拍档穿着白衬衫正坐在他们约定好的电车桥下,正出神的望着飞奔而去而去的一辆辆列车,并不清爽的风和着城市腐烂的味道吹进拍档空荡荡的白衬衫里,烦躁的鼓动着摇摆的衣角,可拍档的腰背挺着是那么直,纤细的手腕扣在生锈的栏杆上,如同骄傲的猫一般用淡漠的眼光看着他的城市。刹那间林的心也如躁动的风一般毫无章法的乱跳着。那粒金色的脑袋怔怔的转过来,微笑的对他问好,在寥寥的几句问候后,给了他首次见面的礼物。离别时,拍档仍大方的微笑着与他说:今后请多多指教了。挺直的腰如琴弦一般弯折下来对他微微鞠了个躬。林在心里暗暗地想着,真是个认真的人啊。


直到拍档走了很久很久,林还站在电车下出神的回想着拍档的那双没有聚焦的眼睛,直到飞驰而过的电车洋起的尘土打到他的脸上才让他意识到:自己他妈的从见到拍档开始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林很久都没有这么暴躁的踹向旁边的垃圾桶,可是脸上一直挂着一副傻笑。尽兴的踹完垃圾桶,林拽着拍档送给他的左轮手枪,蹭蹭被风吹得凉凉的鼻子。大步走开了。


拍档的确是一个认真的人,他们之间靠彼此的传真机联络。说是联络,也不过是拍档单方面的一次又一次的传消息给他。


拍档喜欢在凌晨一点传真给他工作的具体情况。拍档不喜欢写字,所以经常传真来的是一页页歪歪扭扭的手绘地图;或者是头上顶着黄毛或绿毛带着墨镜的卡通人物。拍档会在要结果的人头上画一个紫色的小星星。为了方便林认清楚要去的地方,拍档会常画一些真实的小细节。用他小学生的画工给林作出最大限度的解释,每次林看到这些丑丑的传真的时候,他都会抑制不住的傻笑一会,再像最认真的学生一般仔细研究那几张不难看懂的传真。


今日凌晨三点准,传真机准时的发出了抗议的兹兹声。三张白纸画上是那家喜欢倒卖毒品的留着光头的小子楼下的早餐店,招牌下的早餐店老板躲在冒着蒸汽的蒸笼后面朝着麻烦的客人摆着一副苦恼的脸;红色的箭头指向早餐店厨房旁的通向二楼的楼梯。林低低的笑的翻开第二页,是光头佬平时与他的狐朋狗友常去打牌的房间。房内能看到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空酒瓶,和贴在墙上的性感女忧的海报。


今天头上画着星星的有四个人,林认真的记住了他们的外貌特征,再翻回第一页打量一番工作地形和逃离路线。翻来覆去研究完前两页后,林翻开了第三页,空白的纸页上除了四个字以外别无他物,林拎起那张空荡荡的白纸,放到离自己的眼睛很近很近的地方,用长长的眼睫毛刷了刷纸上的四个字。


“矢野元晴”



评论(1)
热度(18)
 
© Lucky Strik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