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ky Strike  
希望能做大家的坏朋友!v(^_^v)♪

嗯…一个月没上lof了 是戒了

 
 

挂你家那条刚刚煮熟的老金鱼

在写手圈里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叫做“挂人”,撇开抄袭、套用不谈,这类现象的起因通常是对写手描述的某种现象的不满,道德观产生的矛盾,抑或者与读者对笔下人物的认知标准不同,而激发的矛盾。

观察挂人是一件很有收获的事情,比如今天就看到一个有趣的例子。一位写手在文章中加入了“一位女性被设计后嫁给了不爱她的男人,后又被莫名的被另一个不爱她的解盘,非常俗套且好懂得那两位男性是相爱的。”这样的桥段。而这边文章被一位女权主义者挂出来,认为这有悖她的道德观。

但这又涉及到一个很奇妙的问题,当你在选择挂人的时候,你的道德警报究竟会对什么样的人响铃?
(1)你实在看不过去的(2)与你有关的

延伸出两种可能性 让我们分开讨论。
一、既看不下去又与你有关的
在同人世界,这种情况是最普遍的。同人创作者和读者对创作对象产生认知的误差,结合自我对创作的理解,容易写出令“大部分人”不满的作品。因此我们经常听到这些东西
“我认识的xxx他不是这样的人。”
“你愿意你喜欢的那个xxx真是如你笔下所写吗?”

每次看到这类comment我都觉得特别残酷。我自己也有付诸一生想要追随的憧憬的对象,然而即便再多的了解,再深切的爱意,我都不敢断言他们究竟性格如何,喜好如何,甚至不能认为他们是真实的。即便我愿意相信他们的公众形象,我也不能够有百分之一的把握敢确认他们的私生活也是如此。即便我对他们的真实形象留有百分之百的容忍空间,我也不见得会赞同他们做的每一件事情,拥有的每一个想法。可我真的爱他们,同样我要对这份爱负责任,所以我不敢妄下定论。

同人世界,fantasy world.除了自己以外,无人会为你买单。

创作者,阅读者,被挂的,挂人的,虚拟世界中的规则不会由你制定,也不必做疯狂大多数,吹捧某种统一的爱,限制创作的自由。当面对这样的问题时,我会做沉默的大多数,我不认为自己有这个资格去judge别人对事物的理解。因此我会沉默,从而我可以尊重,也可以避开,我们可以选择忽视,而我们总是忘记这一点。

二、我们看不下去的,但其实与自己没什么关系
通常挂人时总有这么一种说法,简单有效的把问题从一个小圈子内上升的全人类的公知。
“我把这篇文章给我圈外的朋友看,她对这个cp不了解,但是从情节上也接受不了”
典型洗白。圈外,对中心人物没有附加感情,仿佛站在公正司法的大钟,犹如菩萨的形象。她看不下去,也与自己没关系,但朋友所托,自然可以这么讲下去,也会有一票子人觉得赞同。

但这个问题让我们换个角度想。创作源于生活,看看那个女权主义者的例子。再翻阅一下腾讯新闻,每日有大大小小匪夷所思令人惊叹瞠目结舌不可思议叫人尖叫的各种性别不平等的问题出现,怎么没见到你这么费心劳神的为世界的不公疾呼呢?回到第一个论点,这与我无关。然而虚拟人物的虚拟世界的脑洞就与你有关了?更加无关。

你是女权主义者,并不等于你看不起一点点对女性不公的现状,这是吹毛求疵的避世主义者。鲁迅绝不可能吃人,但他也在写狂人日记。你大可以说这出发点完全不同,一个反讽,一个三观不正,但我也就偏偏看不得再挂人时总是一副“我是xx主义/性变态真恶心/为什么有强迫情节/abo是映射不公平的性别阶级,我就是看不得什么什么东西。”这些话都是骗人的,你不仅看的了,还就偏偏活在这种操蛋的世界里,对现实的丑恶熟视无睹,反而在虚拟网络里大做文章,有一点耍流氓的性质了。

我自己,道德水平低下,底线也低的可以,文化很少,知识近无,但我从不攻击作品如何,我只攻击人品不行。我也讨厌某些作品,也讨厌某些挂人的,不过大部分是由于他们推广应用做的挺差,自身修养漏洞百出,所以没素质的我就会心里默念“傻逼,傻逼。”


 
 

我這個人太懶散了⋯聽著好聽的音樂就像原地躺下

 
 

今天去做按摩的时候全身肉都被抖起来的时候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肥胖

 
 

tsuyo身上有时候会散发出“快来宠我快来宠我”的气氛 啊ー大爷每次就完美get到 这种时候就从来不吐槽
又想宠tsuyo又想被大爷这样的人宠 我也是又在痴人说梦了ʕ•̫͡•ʕ•̫͡•ʔ•̫͡•ʔ•̫͡•ʕ•̫͡•ʔ•̫͡•ʕ•̫͡•ʕ•̫͡•ʔ•̫͡•ʔ•̫͡•ʕ•̫͡•ʔ•̫͡•ʔ

 
1 
 

我是一个体感很粗的人,基本很难落泪。今天看到阿不大大的微博突然就傻逼的爆哭了。半是感动半是嫉妒
这种心态可能很奇怪 可能我从来学不会认命吧

 
1 
 
1
© Lucky Strike/Powered by LOFTER